Whole Child Education

Santos校长专访:使命、机会与支持系统,我所理解的精英教育之道

精英教育在今天是一个很容易引发争议的词。

一种理解是,精英教育是专为少部分人提供的特权教育,但另一种理解是指对学生有高预期、并且支持学生个性化成长的精细化教育。

在很多语境中,两种解释被无差别地视为一体,但其中却有着巨大差别:前者指向教育的不平等,但后者却代表着未来趋势,探索型学校代价不菲,但其中形成的经验,最终将带动教育全面化的升级。

在华二昆山校长Carol Santos的履历上,有着很多醒目的经历:她担任过美国那些顶尖私立学校的副校长,比如格罗顿高中波特女子高中威斯多佛学校等等。

多年浸润在这样的学校当中,Santos校长不仅见证了一批又一批才能出众的学生如耀眼群星般和学校相互成就,更逐渐形成了她对精英教育精髓的全面理解,那就是提供更完善、更积极正向的支持系统,最大可能地带领不同孩子走向成功。

这是一种文化,与使命感相关;这是一种环境,给学生提供丰富多样的机会;这是一种支持系统,有助于教育者重新定义学校的管理与培养模式。

这些是Santos校长几十年来的经验所在。

正如她的教育目标,是培养在任何地方都能成功的学习者,而她的经验,是一次又一次被验证的、在任何地方都能成就学生的系统构建能力。

这一次,她想在华二昆山学校缔造一个胜过美国精英私校的学习共同体。

以下是华二昆山创校校长Carol Santos的故事。

 

使命与初心

相比后来执教的那些私立精英寄宿学校,Carol Santos高中就读于一所公立高中。在美国的教育系统中,大多数公立学校都不是什么优质的教育机构,其使命是给一些不富裕的甚至条件较拮据的家庭,提供一种过得去的教育机会。

就读公立学校的学生,除非自己能找到很多教育资源、足够幸运找到自己的方向,才有可能从中脱颖而出。

幸运的是,Santos校长就是一个这样的学生。

她念高中的时候,是一个非常勤奋好学的学生,能力很强,尤其是英文和篮球方面。她的突出表现让她赢到这两科老师的青睐,在大学申请过程中,这些老师都给了她很多指导,在老师们的帮助之下,她考进了藤校——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

进入大学之后,Santos校长经常会回忆起自己的高中生涯。在彼时公立高中的环境之下,她的特长刚好是符合“成绩”这项优胜标准,从而获得了相比其他同学更多的支持与资源。

但认真思考一下,那些成绩普通的学生在其他方面就没有超强天赋吗?还是各有各的天赋,而苦于学校支持系统只有一种?

这个问题对Santos校长的触动很大,她常常觉得,自己是足够幸运才得以进入藤校,而那种功利的教育模式之下,更多学生,他们的才华其实是被埋没了的。

从宾大毕业之后,Santos校长顺理成章去了华尔街工作。但在空余时间里,她常常会回到母校,或是在学业上辅导自己的学弟学妹,或是将自己在大学里掌握的各种知识与技能传递给他们,或是带着自己在职场上积累的知识,比如商业金融、数学等,回馈自己的高中母校。

三年不辍的回馈,给了她这样一种自我认知——在白天工作的这份热情,远不如下班后担任兼职老师更让她有满足感和成就感。

回到教育行业!

华尔街三年后,Santos校长舍弃了百万薪金,回到了学校。彼时学校能给她开出的工资,不及她在金融行业的一半。但就她本人而言,这是一个特别让她有成就感的一个转变,她从未后悔这一决定。

此后,她去哥伦比亚大学进修教育学,进入美国最负盛名的几所私立寄宿学校担任管理者教职。而她的教育热情,绝不仅仅停留在精英名校做一名光鲜的管理者。

在这条源于初心、充满使命感的路上,她曾积极带领一所女校创建STEM项目,激励女孩子的成功;还曾进入一所岌岌可危的公立学校,帮助其打造起全新的支持系统,大幅提高了那所学校中学生的成绩和表现。

在Santos校长的理解中,精英教育是一种教育之道,而非特权,本就应该发挥更大的影响力,成就更多孩子。

 

支持——是有尊重其个性的引领者

精英私校如何支持不同学生取得个性化成功?

Santos校长认为,是那些存在于学生周围的多元化支持系统,无时不刻不让学生体验到正面反馈,以及与周遭环境的正向连接。

举例来说,不管在何种规模的学校中,学生都会身处各种各样的亲密“团体”之中。不同年级是不同“团体”,寄宿生和走读生分属不同群体,教职工子女、女生、男生、体育生、不同俱乐部成员、特殊学习能力的群体……

校方不能无视不同群体的身份认同,需配备不同的团队和委员会来支持不同的群体,带领他们尊重差异性、接受差异性,促进不同群体的融合、彼此欣赏、友善共处

这些由教育者组成的委员会或不同团体的导师,还需定期举行会议,分享有关学生进步的信息,制定进一步发展计划,帮助学生取得成功。这些导师或支持委员会应该关注并伴随学生的成长,而不是光充当发生问题、解决问题的权威。

支持,就是尊重学生的差异性和独特成长轨迹,始终引领他们走向进步,走向个性化成功。

 

支持——是给学生更多、更好的机会

威斯多佛学校(Westover School)是美国纽约附近新英格兰地区的一所精英女校,Santos在该校任职的时候,正是STEM教育在美国风行的早期阶段。

当时有很多研究表明,女孩在6年级左右,对STEM学科兴趣不大,而女性在STEM领域里成功的代表范例也不足,大多数女孩没热情投入STEM项目。

针对这一情况,Santos校长为代表的学校管理团队决定做些有趣的事情。

距离威斯多佛学校不远,有一座享有盛誉的理工科大学,叫做伦斯勒理工大学(Renssalaer Polytechnic Institute)。这所学校被誉为美国理工科教育的基石,也是美国25所“新常春藤盟校”的其中一所。

就是这样一所硬核的理工科学校,被Santos校长和她的同事们“看中”了。

她们合作开发了一项针对中学女生的夏季项目,叫做 (the Women in Science and Engineering),这个项目为学生提供进入大学实验室参加大学研讨会的机会,同时,学生在完成WISE课程之后,还能继续进入伦斯勒理工大学学习。

因为这个项目中提供了大学级别的编程课,参加WISE项目的很多女孩后来都在AP计算机考试中取得了好成绩。

资源、机会、体验式学习,这是一所学校能提供给学生支持系统的一种,推动学生跨越舒适区,挑战自我。

 

支持——是学校系统的正向运转

精英私校对学生充满尊重与支持的教育模式,能否被引介到不同文化的学校中去?

Santos校长在百年学院(Centennial Academy)所做的努力,可谓一次系统性改革。

那是一所规模更大的学校,文化上更接近于公立且长期表现不佳,使这所学校的系统几乎处于全盘失败的边缘。

Santos校长做到了将一种高质量教育模式带进这所学校。

最开始,也是最难的一步,在这样一所学校注入并坚持更严格的学术标准

这是一场重建希望的战役,Santos校长在这样一所凋零的信念中构建卓越文化,向学校所有师生展示教育新的可能性,继而重组学校领导层,建立领导团队、建设重点部门和委员会,围绕明确和高标准的专业精神和专业成功,发展和培训教师和潜在领导者。

经过几年的努力,百年学院(Centennial Academy)在整体学术表现上取得了大幅度的提升,更重要的是,学校的系统、文化风貌为之一变。

如今,接受了狄邦教育集团的邀请,出任华二昆山学校总校长,将是Santos校长教育使命的一个崭新的阶段,“一个全球化的新机会”,Santos校长说,在她看来,让孩子获得个性化支持的教育,不该只属于少数人,应该在全球范围内产生更大的影响。

在她看来,中国教育正处于一个充满进取意识与可能性的时期。

尤其是在狄邦的支持下,华二昆山将拥有一支汇集全世界英才教师的师资队伍,从一开始就精心设计这所学校的支持系统,构建一个学生、老师和家长三方受益、共同教育、共同进步的社区共同体,从支持文化与关顾系统,外部资源和学术机会、学校管理系统等各方面构建起一个教育大家庭。

教育不仅仅是一段学习的过程,更是一段生命的体验。

学校即生活,在华二昆山学校这个学习共同体中,Santos校长希望培养出真正成功的学生:他们不仅是学术上的优等生,更是在任何地方都能成功的学习者,他们未来不仅能跟上世界变化的步伐,更是能塑造世界前进方式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