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ole Child Education

中小学部邹菁校长专访
为每一个孩子的成功导航,个性化教育为什么能这么优秀

创办了著名在线教育平台可汗学院的萨尔曼·可汗,在他《翻转课堂的可汗学院》一书中这样回溯他“颠覆”教育的开端:

可汗的侄女纳迪娅6年级时,数学考试考砸了,并且连锁反应似地引发了之后一连串的挫败,直至纳迪娅“接受”了自己的失败,认为自己是学不好数学的。

“可汗学院”便是从远程给侄女补课的开始。

他的策略是必须找到那个最终的薄弱环节,找到那个缺失的知识概念到底是什么,而不是盲目加载更多练习题。

经过一段时间的测试评估,可汗发现,导致纳迪娅考试失败,让她“卡”住的原因,是她没有理解单位换算的概念,比如在计算中英里和英尺的换算诸如此类。

一旦解决掉这个问题之后,纳迪娅的数学困境一下子迎刃而解、如有神助。几年之后,纳迪娅考入美国莎拉劳伦斯学院医学预科。

不是每个学生都有纳迪娅的“运气”,能遇到有方法帮她解决问题的导师。传统学校教育在今天最受质疑的地方就在于,它将教室中的儿童看作“一个集合体”,而完全不顾个别儿童能力的下降,更不要说积极发展学生的个性

作为更加面向未来的教育观,个性化教育在今天越来越被提倡,而这种教育最大的价值正是在于,它尊重每一个儿童,将之视为独特个体,提供一切机会推动学生自己去感受、去思考,以及行动

这种个性化教育与传统课堂最本质的差别在于关注点的转变。如果说传统课堂中,教师所关注的更多是“教学任务”——如何将知识内容灌输给班级这个“集合体”,就像可汗所质疑的那样,可能60%的学生通过85分的成绩,老师就会认为教学任务已完成。

而个性化教育中,教师关注的则是每个孩子的进展——学生是否真正得到了知识与能力,才能真正避免纳迪娅在6年级数学中所遭遇的那种失败。

上海华二昆山学校就是这样一所全面实行个性化教育的学校。

强调个性化教育,就是给学生充分的时间、空间去接触自然、社会和真实生活,扩大眼界,发挥其创造力个性化课堂是学生自由探索知识的过程。以学习材料为载体,学生通过一系列探索学习,知识水平和各方面能力都有所锻炼与提升,最终收获的内容,远高于教学的原材料,在知识深度和广度上都会有所提升。

今天的话题,我们就请华二昆山中小学部邹菁校长谈谈个性化教育的实施,及其如何最大化推动孩子走向成功。

个性化教育的起点
以知识与能力的增长为标准

什么是个性化教育,如何推行个性化教育,这要从它的起点说起。

不了解个性化教育的人,往往会误解个性化教育是放任孩子随心所欲的教育,这其实是很大的误解。

个性化教育作为一种教育模式,它不仅有很强的理论基础,还必须经过严密的系统设计,并且在丰富的课内外实践中得以成型。

个性化教育的起点是建立标准。我们说个性化教育是知识和能力并举,知识意味着教育的内容要紧扣教学大纲的要求,将每个年级、每个阶段的知识与能力作为教育的目标,以此设计课堂内外教育教学的各个环节。

另一方面,在同一个知识内容的教育中,我们会根据布鲁姆教学目标分类表,将6大层次的学习全都贯穿到个性化学习的过程之中。

关注更高级的能力,也是个性化教育与传统教育的一个重要区别。在以教师为中心的传统课堂,通常过多关注知识的记忆、理解,少量的应用与分析,而学生相互间的讨论、分享及联系实际的知识应用和创新的机会很少。

而在华二昆山的个性化课堂,我们创造各种积极环境,让学生在体验、讨论、运用中更好地理解、记忆知识,完成全部的这6个层次的学习目标。

个性化教育的目标设计
个性化定位与导航

如果说“知识与能力并举”是个性化教育的出发点,那么在落实到教育设计中,教育者的角色就很像一个护航者,帮助每一个学生在知识的路线图上,以适合自己的方式,充分地、扎实地不断前行。

帮助孩子“定位”是关键。传统教育的问题首当其冲一条就是不讨论孩子的差异性,无差别地给出一条起跑线。而个性化教育的第一条,是确定差异

这种差异的确定不是说给孩子一个标签,而是教育设计者将知识和能力目标做足够精细化的拆解,就好比在一个地图上具体到街道和门牌,拿着地图的人才能一眼看懂接下来该怎么走。

个性化教育中,“知识图谱”就是这样一种地图。

以一年级为例,数学可以拆解出200多个知识技能点,英语学习可以分解出150多个知识技能点,其中单“识文断字”的学习,就包括认识字母、自然拼读、常用词(sight words)、韵脚、双音节单词等等更细的点;一个发音的学习,比如字母a的短音,学生需要掌握的能力不仅包括会读,还要能从单词卡中挑出包含短音a的单词,或是完成相关单词的字母填空。

数学能力也是这样,很多家长认为一年级数学就是数数与加减法,但实际上,数学能力远远不止计算能力,更重要的是对数的感知与运用,相关概念包括测量、时间、货币、分类等等。

我教过很多孩子,尤其在一二年级,对很多概念的理解都是记忆型,正确答案的表面却隐藏着逻辑推理的不严谨。

因此,尤其是小学低段,在要求孩子计算的同时,更需要他们解释其思考步骤及鼓励他们一题多解的。这不仅是培养逻辑思维能力,同时在语言表达能力上是一种锻炼,逐步提升语言表达的精确性,而寻求一题多解能鼓励学生尝试更多的挑战,打破原有思维的局限。

所以我们首先会用一个标准化测评来了解孩子真实所处的水平,就像在一张地图中找到孩子的“出发点”:他掌握了哪些概念?具备哪些能力?对每一项概念掌握到什么样的程度?存在哪些概念的盲点,比如他以为自己掌握,实际并非如此的地方

而这样的标准化测评同时也帮助老师快速的发现学生已知,未知,强项及不足。

评估之后,老师会把孩子进行分组,为每一组的学生或个人确定学习目标和学习计划,最后再根据每个孩子的具体情况,进一步优化孩子的学习体验和学习效果。

这个过程就像实时导航,最终的目的地都是让孩子学会知识,增长能力,不让孩子因为处在不属于他的学习节奏里,觉得吃不饱或跟不上,而是让他找到自己的节奏感,激发他的探索与接受挑战的动力,不断解锁和超越学习之路上的每个环节。

而这种分组也不是一种固化的分层,而是一个动态的过程

比如一个孩子可能阅读能力非常强,数学逻辑能力有明显的短板,那么定位之后,老师的策略重点,就是帮他找到数学逻辑方面,真正不明白的概念是什么,那么解决问题之后,这个孩子的数学就可能在短期内进步非常大,这时候,老师会通过测评得到实时反馈,同时调整他之后的学习计划。

 

个性化课堂
知识掌握的最高级状态

个性化教育在一所学校的实施,不仅要帮孩子确定学术进展的路线图,还在于每一个知识点的学习上。每一个个性化课堂中,老师要确保孩子以一种最高级状态学会知识,也就是说,老师会关注到每一个孩子的掌握程度:不止记住知识,还要充分理解、融会贯通,直至有独创性地运用

在一个典型的个性化课堂上,老师会首先演示或讲解一个概念,然后全班做一遍,接着分组去做,做完之后再以另一种方式分组完成,最后是每个人去操作或讲解一遍。

根据学科主题的不同,课堂形式可能都不太一样,但基本原则都是一样的。

科学的分组有助于学生更好理解知识内容,解锁下一步的挑战。比如在英语学习中,老师会根据学生英语能力的强弱,适当地改编文本,使理解难度和文本分析的难度,既有挑战又不过难至生畏的地步,学生才有兴趣深度体验文本,参与到能力上的学习。

以五年级的英语为例,并不是能读很难的文本就叫做英语能力强,阅读策略分解到知识能力节点,包括能够使用关键细节来确定主演思想、理解小说主题、理解作者意图、能够比较文字结构中的顺序和因果关系、关注到感官细节、理解修辞、辨析叙事观点、合理形成推论等等。

分组的意义,是让学生拿到他能够处理的素材,而教育的目的,是无论以什么文本素材为载体,学生都能学会分析能力、思维方式、逻辑推理能力,并且形成创作。

这整个知识探索的过程,才是个性化课堂的重点。学生学习的目的并不是老师给出的材料,而是以之为立足点,以之为载体,收获在深度和广度上都更进一层的知识拓展和思维深化。

而分组之后还有“组合”。在课堂上,老师通常还会创造很多机会让不同组的孩子互相学习。无论是数学概念,还是英语阅读,还是科学课,学生要将自身的理解分享给同伴,从同组成员间的分享到小组间的切换,使其在表达中不断提升语言的精准性、严谨性,语言与思想的一致性。

在这过程中,每个孩子都有机会倾听和发言,通过倾听补充其遗漏的部分,提出问题,展开讨论,不断丰富并完善对知识的理解的同时,随之不断发展的是其思考力,沟通能力,合作能力等。

这个环节看起来是一个表达的过程,实际上是非常有用的思维训练,尤其是在他处于一个能力互补的团队中,来自不同角度的观点能更触发孩子的多角度思考。

所以很多时候我们说个性化教育有助于孩子的批判性思考力,批判性思考能力从哪里来,就是从这种每时每刻进行的多角度沟通中来。

萨尔曼·可汗说,教育不仅仅是一门艺术,它还具有科学的严谨性。
个性化教育正是经过严谨的设计来实现教育的艺术,推动每一个孩子成为更卓越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