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ole Child Education

对话 | Mr. Colley,“为教育而生”的中学部创始校长

翻看上海华二昆山国际学校中学部校长Colley W.Bell III先生的履历,会发现他仿佛是一个“为教育而生”的人,他的家庭、工作、生活……无一不与教育事业结下不解之缘:

  • 他出生在一个校长世家,父亲曾在一所拥有美国、英国、墨西哥、西班牙等多国校区的全球化私立学校担任校长,这让他从小就对“世界公民”这个概念有着深切的体会;
  • 他6岁入学美国肯塔基州知名的私立寄宿学校Margaret Hall School,成为那里的一名寄宿生,并遇见了影响他一生志趣的师长;
  • 大学毕业后服务于美国各地的走读及寄宿学校,历任学科教师、课后活动教练、宿舍主管、学生发展主任、校长等职,数十年来深耕教育一线,塑造了他独特的教育观。

上海华二昆山国际学校中学部校长 Colley W.Bell III【美】

 

这就是Colley校长与众不同的人生经历,对于他来说,教育不仅仅是一份工作,更是他全身心投入并热爱的生活。从寄宿学校学生成长为一线教师,又一路勤勉奋斗,成为美国两所优秀独立学校的校长,他亲身经历过、从事过美国顶尖的精英教育,太了解教育赋能学生个人发展的重要性。如今,他惟愿将自己的多年从业经验带到华二昆山,在中国打造一所更加光芒耀眼的国际化学校,让美式精英教育的理念与实践,成为助推下一代成长的那颗种子。

从寄宿生到寄宿学校老师

Colley校长眼中的精英寄宿教育

Colley校长与寄宿学校的故事,要从他6岁开始说起。

Margaret Hall School,是美国肯塔基州最为著名的私立寄宿学校之一,学校的每一位教师都将在服务学生的漫长岁月里,担任校内不同的岗位与职务——学科教师、课后活动教练、导师、宿舍管理者…… 在各个维度上与学生进行互动,以言传身教的力量促进学生全面发展。这是美国精英寄宿学校典型的Triple-Threat教育模式——老师更像是学校内的“父母”(Parent at School),而不仅仅是站在讲台上授课。

那一年,Colley校长成为了一名小小寄宿生,遇见了时任学生事务主任的Elisabeth老师。每天,当他碰到任何学习、生活、社交方面的问题,都会跑到办公室找老师倾诉或求助,在Colley校长童年的记忆里,Elisabeth老师总是会在那里,耐心地解答他的任何问题。这也形成了Colley校长对老师这个角色的第一印象——全天全时,身份多样,永远在一个十分广泛的领域内为学生提供引导与帮助,如此全方位的关顾环境,让学生觉得安心。

在美国优秀的寄宿私校,呈现“全天全时”特点的不仅仅是老师,还有学校教育本身。Colley校长入读的寄宿学校,要求每位学生都要在各个学科领域内根据个人能力与需要进行选课,且每个人都要进行三项体育运动,都要在学校生活的某一方面担任领导角色,甚至每位学生都要在农场给奶牛挤奶、打扫脏乱的棚厩,这不是“吃苦”,而是从小就培养学生坚韧的毅力、为社区服务的品质。学校不简单等同于考试上课的场所,而是一个由学术、生活等各大模块组成的学习共同体,教育以“无处不在”的特质在下一代面前缓慢铺展开来,就像清晨的每一缕阳光、每一丝空气那样自然,浸润、滋养着寄宿学校内的每一个孩子。

从幼时开始一直到中学毕业,Colley校长在寄宿学校度过了他宝贵的童年及青少年时期,这段教育经历也极大地影响了他对职业的认知与理解。1984年,当他从大学毕业,便义无反顾地来到了纽约的一所寄宿学校,成为了一名奉行“教育即生活”理念的教师。

在这所学校,Colley校长不仅教授历史与地理相关学科,担任学校男子橄榄球队的教练,还曾入住学校宿舍,成为一名全天候陪伴孩子成长的“Dorm Parent(宿舍家长)”。由受教育者转变为教育者,这是Colley校长职业生涯的起步,不能不说和他自身的成长经历有着紧密的关联,从寄宿学校走出,又走进寄宿学校,始终没变的是对美式精英教育的热忱与实践。

以学生为中心,在生活中学习

Colley校长心中的教育哲学

不断将一块巨石推上山顶,可每次到达山顶后巨石又滚回山下,于是不得不重新开始负石前行……这是古希腊神话里得罪了神灵的西西弗斯(Sisyphus)最后的结局,而“西西弗斯式(Sisyphean)的任务”,往往也用来形容那些永无尽头而又徒劳无功的事。

Colley校长很小的时候,曾在Elisabeth老师办公桌前一遍又一遍地把玩着老师桌上“西西弗斯推动巨石”的模型玩具,其实他早就在课上听过这个经典的神话故事,可怎么都记不住“西西弗斯”这个人的名字。直到有一天,他帮Elisabeth老师去搬东西,当他意识到自己必须穿过狭长阴暗的楼梯,将地下室内笨重的箱子搬上来时,老师的一句玩笑话——“现在你总算知道西西弗斯的感受了”突然像陨石一下击中了他,从那以后,他再也没忘记这位主人公的名字,正如Elisabeth老师后来所说的那样:我们总是要 “在做中学”(learning by doing)。

或许就是从那时开始,注重学生学习体验及与现实生活紧密相连的教育哲学,就这样在Colley校长心底扎了根,他将其总结为两个要点——“学生中心(student-centered)”与“任务导向(mission-relevant)”。后来,在他所亲身经历并从事的美式精英教育中,Colley校长也不断感受、验证并推进着以此为核心的教育过程:

  • 以法国交际舞的活动,开启一节法语课;
  • 在穿越茂密树丛的徒步之旅中,讲授人类历史与文明的发源;
  • 通过实地测量校园地势的高低起伏,学习数学与测绘的相关概念……

Colley校长一直坚信,只有那些与真实生活发生关联的教育,才是鲜活、生动、有意义的教育,这样的教育从生活中来,又回到生活中去,在这个过程中,也需要始终以学生为中心,教师则担负起组织者与引导者的角色使命,以谦卑而充满敬畏的态度,为学生提供服务。

纵观Colley校长的职业生涯,他的教育足迹遍布美国——曾先后于美国弗吉尼亚州的两所著名独立学校Nansemond-Suffolk Academy与Middleburg Academy担任校长逾12年,还分别于麻省顶尖的私立寄宿高中Worcester Academy及芝加哥的学术强校Lake Forest Academy担任过寄宿主管以及学生发展主任。但无论是走读还是寄宿学校,无论是K-12全学段抑或独立高中,无论他担任怎样的岗位,“学生中心(student-centered)”和“任务导向(mission-relevant)”的教育哲学一直贯穿在他参与学校管理的方方面面

这恰是一种与时俱进的教育观念——以生活为课本,以世界为课堂,学生们以积极而主动的姿态投入21世纪的学习旅程之中,在现实世界中发现问题,用一种融合乃至超越科学、技术、工程、艺术、数学等各学科领域的思路分析问题、解决问题,既不断夯实学术基础,又充分锻炼协作、交流、创新、思辨等面向未来的全人素养,这才是美式精英教育所致力于培养的毕业生应有的群体画像。

植根传统,面向未来

Colley校长手中的华二昆山图景

1923、1834、1857、1915、1919、1965…… Colley校长清晰地记得每一所他曾服务过的美国独立学校的创校年份,这一串又一串的数字背后,是沉甸甸的历史遗产与文化财富。作为美国教育版图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独立学校以其诚实、优雅、包容、正直的精英教育价值观,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教育者与学习者,成为印刻在他们人生中无法磨灭的痕迹。

然而时代在进步,美国独立学校也不可避免地面临着全新的机遇与挑战,作为教育从业者,对这些变化也格外敏感——年轻一代在电子产品的包围中长大;STEM不再是STEM,而加入了艺术(Arts)变成了STEAM;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就在美高开始施行的AP(美国大学先修课程),在一些精英美高课程革新的浪潮中,也不再代表最高层级的课程体系。

如何既保留独立学校珍贵的历史文化根源,将好的教育理念与实践发扬光大,又坦然面对新时代的机遇与挑战,在创新中拥抱改变,成了包括美国精英私校在内的全世界独立学校都必须正视并思考的问题。对此,Colley校长的态度一直都是珍视传统,直面未来,他不想丢掉那些历史沿革中最珍贵的东西,同时,也深切认识到变革、创新、突破的紧迫性

因此,当一个来自世界最古老也最现代国家的国际化学校工作机会摆在他面前,Colley校长毫不犹豫地选择抓住了它,加入华二昆山,在这所美式精英学校创始之际,出任中学部校长,在东方与西方的相遇、在历史与未来的交叠中,探索未来教育的一种全新可能性。

在华二昆山中学部,他看到了美式精英教育中历经时间检验、值得传承与发扬的教育元素:

  • 完美复刻美国顶尖私校“全天全时”的寄宿教育;
  • 引入Triple-Threat教育模式,赋予教师多维度、全方位、全天候的角色与使命;
  • 以学生为中心的个性化学习体验与定制化学习方案;
  • 任务导向,全面运用知识与发展能力的iSTEAM-PBL(跨学科融合项目式)创新教学法;
  • 在课程的广度上,提供媲美美国顶尖私校的六大课程领域必修课,以及丰富的选修课与延展课程组合;在深度上,开创远胜AP的四大课程层级——荣誉课程 (CP)、大学预备课程 (ECP)、大学先修课程 (AP) 和大学先修进阶课程 (AP Plus),“一人一张课表”……

*华二昆山初中学段:G6-G8;华二昆山高中学段:G9-G12

 

另一方面,他也深切体会到自己所面临的挑战——不一样的历史轨迹,不一样的文化背景,不一样的教育土壤,不一样的学生特质…… 他与创校团队成员们不仅是要打造一所美式精英学校,更要打造一所植根中华传统、面向全球化未来的国际化双语学校,将孩子们培养为走向世界的未来精英,拥有社会情感、人格修养及学术等方面的幸福感,在校园之外也能展开有意义的人生,肩负起改变社会、造福大众的使命。

无论是这所学校本身,还是从这里走出来的毕业生,都必须要能够清晰地认知并回答这三个问题——我是谁?我将去往哪里?又有谁与我同行?这三个问题伴随着Colley校长投身独立学校事业的大半生,也必将在华二昆山的创校图景内一直延续下去。教育不仅仅是一段学习的过程,更是一段生命的体验,Colley校长已做好了与学者们相遇的准备,那么,你呢?